烧酒知识

关于风土

烧酒的故乡与南萨摩

satsumamap_03 萨摩半岛也叫大隅半岛,以鹿儿岛县为界一分为二,南萨摩如同名称萨摩的南部区域。东起锦江湾,西临东吉纳海。从锦江湾方向看去,南萨摩地方并不是与鹿儿岛的“鹿”相似,而是像鹿的侧脸。鼻头是开闻岳这个地方,口是在指宿,眼睛在枕崎或是坊津这里,角在黑濑这里,耳根在加世田这里。想象一下吧。半岛的东西处耸立着开闻岳与野间岳这两座山,其中开闻岳有着“萨摩富士”之称,被众人敬仰。

 

 

从古代繁荣至今的南萨摩

satsumamap_03 南萨摩不仅仅是烧酒的故乡,也是日本的神话,古代文化生生不息的传承地。 据【日本书记】和【古事记】记载,笠沙宫、阿多隼人、还有鉴真和尚都曾历经千难来到过坊津。坊津地方之后成为隋唐使和南海贸易的聚集地。与“那之津”(博多)、“安浓津”(伊势)并称为日本三津港。 萨摩半岛上大部分都为硅谷地,有着广阔的甘薯田地和茶园地,在这郁郁葱葱的绿色大地上,开垦及灌溉出的田地凝聚着多少当地人们的血、汗与泪水啊!

 

 

贫乏中生出的名匠与天然水

satsumamap_03 从枕崎到笠沙地区,都是错综复杂的断崖式沉降海岸,土壤并不肥沃。但随着时代变迁,在这块贫瘠的土壤上,孕育出勤劳、具有丰富技能的人们。 明治时期,在萨摩地方,盛行烧酒酿制时,笠沙地区的黑濑杜氏的男人们,以杜氏的名义派往各地的酿酒厂,与之后出现的阿多杜氏并为一家,载入具有这一技能群体的家谱中。 收获的秋季将至,杜氏的男人们开始离家,半年在外酿制烧酒,直至春季才回归家中,黑濑杜氏就是靠着自己的本领,自食其力地过着生活的“艺术大师”们。 硅谷台地保水性并不太好,但地下却溢满着最适合酿制烧酒的天然水。这大概就是萨摩、大隅之地至今都有“天然水之乡”的证明吧。 枕崎的白泽地区,也有被称为“神之河”的涌泉水。 因为有了南萨摩大地的恩泽,人之匠心、天然环境的恩赐,才会有“本格烧酒故乡”的称呼。

 

 

烧酒・泡盛・清酒

俗话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,酒也是这样。什么样的土地上酿制出什么样的酒来。这不仅仅是政治经济可以影响的,也是当地的风土文化可以影响的。 曾经清酒的酿酒厂南至熊本县,在冲绳有泡盛酒,以萨摩的本格烧酒为首,九州各地的烧酒,由于气温、湿度及曲种的不同,口感也有差异。 即使到了今天,气温和湿度的管理更加容易,但种曲和下料同样还是要费一番功夫的。清酒的黄曲、泡盛酒的黑曲、烧酒的白曲黑曲及黄曲等, 可以说是不同土地上酿制出的酒,都是这个土地上的先人们根据当地的风土、曲种研究出来的产物。当然,与之相应的酒的酿制方法、饮用方法就另当别论了。